某某电气官方网站欢迎你!

栏目导航
合作客户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0-66883179
地址:广州市北关正街天宝安远国际58室
当前位置:主页 > 合作客户 >
《新民晚报》新闻称上博研究员指《功甫帖》为
浏览: 发布日期:2018-04-07

  当天展示的影像包括《功甫帖》1200dpi高清扫描图、6000万像素高清背光图,以及数码显微镜放大50倍效果图。上海龙美术馆以PPT的方式,从纸张厚度、书写特性等方面对其所持《功甫帖》藏品与翁方纲钩摹本做对比。现场工作人员用手持式无线视频数码设备,对平铺在桌上的《功甫帖》进行了50-200倍的现场放大扫描,呈现在投影仪的幕布上,以证实技术鉴定结果中提到的某些论证,整个展示过程约5分钟。发布会全程,刘益谦收藏的《功甫帖》被悬挂在台上约3米高的玻璃橱窗里,并有2名安保人员负责看守。

  苏富比报告提供的“安仪周家珍藏”鉴藏印移位对比,朱文取自墨迹本,黑文取自《印鉴》

  去年9月,著名藏家刘益谦在纽约苏富比拍卖上拍得一幅苏轼《功甫帖》立轴。该拍品包括四个部分: 1. 苏轼《功甫帖》; 2. 同轴另纸装裱翁方纲小楷题跋和题诗; 3. 同轴另纸装裱翁方纲《功甫帖》双钩填墨摹本; 4. 同轴另纸装裱许汉卿题跋。这份流失在外的珍贵文物重回国人之手,在业内引起了极大的反响。然后,近几个月来,关于这张作品的真伪之争,引发了一番全民热议。

  《功甫帖》真假之辩,争论仍在继续。2月18日,刘益谦创办的上海龙美术馆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现场展示了这件颇受争议的苏轼《功甫帖》作品,秒速飞艇并对社会公布了对《功甫帖》的高清影像资料和鉴定结果,力图否定此前上海博物馆指《功甫帖》为“清代双钩廓填伪本”的结论。然后,此番最新研究结果竟然来自买家刘益谦及他的龙美术馆,业内人士表示,结论仍然值得商榷。

  本周,《艺+周刊》将带着读者一同,回顾此次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的《功甫帖》之争。

  2月18日,上海龙美术馆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备受争议的《功甫帖》正式亮相。买家刘益谦邀请马未都、肖平、刘文杰、易苏昊、朱绍良、陆忠、陈履生、赵长青、王凤海等收藏家和拍卖行人士以及专家到场。发布会现场通过高倍放大影像对《功甫帖》进行技术鉴定,进而得出上博“双钩廓填说”不能成立、上博三位研究员文章不能推翻由安仪周、张葱玉、徐邦达等鉴定家做出的《功甫帖》为苏轼真迹的结论。

  刘益谦表示,如果上博三位专家,在3月28日之前没有做出回应或者提出新的证据,《功甫帖》将按照原计划于3月28日在上海龙美术馆浦西馆开馆之日公开展出。

  当天展示的影像包括《功甫帖》1200dpi高清扫描图、6000万像素高清背光图,以及数码显微镜放大50倍效果图。上海龙美术馆以PPT的方式,从纸张厚度、书写特性等方面对其所持《功甫帖》藏品与翁方纲钩摹本做对比。现场工作人员用手持式无线视频数码设备,对平铺在桌上的《功甫帖》进行了50-200倍的现场放大扫描,呈现在投影仪的幕布上,以证实技术鉴定结果中提到的某些论证,整个展示过程约5分钟。发布会全程,刘益谦收藏的《功甫帖》被悬挂在台上约3米高的玻璃橱窗里,并有2名安保人员负责看守。

  上海龙美术馆执行馆长黄剑展示了《功甫帖》检验报告。黄剑分析,在相同背光光源下,《功甫帖》用纸比翁方纲钩摹本用纸厚,不适合用来钩摹。功甫帖纸厚为0.235m,翁方纲钩摹本纸厚度为0.166mm。

  黄剑还从书写特性上,分析《功甫帖》为自然书写,比如“苏轼谨奉别功甫奉议”中的“议”字交叉处、回锋提笔处墨色较浓,而翁方纲钩摹本该处墨色较淡,“谨”字在《功甫帖》中肉眼无法看到的“游丝”在放大镜下才能看到,而“游丝”在翁方纲钩摹本上并没有。另外,他还从自然书写的运笔粗细变化、墨色和勾的线吻合程度、填墨是否均匀等方面比较两者。另外,他称功甫帖上的个别不自然处,为虫咬后的修补。

  在做《功甫帖》高清影像与技术鉴定结果情况说明中,黄剑还援引香港“近墨堂书法研究基金会”对功甫帖所做的技术鉴定,指出功甫帖用纸与北宋李建中《同年帖》、苏轼《致知县朝奉》为同一种纸张。黄剑还分析称功甫帖笔法特征符合苏字典型特点。

  现场黄剑还结合多位专家文章分析了《功甫帖》上的印章,指出《功甫帖》上的两方残印,应该合并释读为“义阳世家”印,这一印章与台北“故宫”收藏的北宋徐铉《私诚帖》、北宋吕公绰《真诲帖》、北宋黄庭坚《婴香帖》等北宋名迹中的“义阳世家”印章一致。称“义阳世家”印章的发现,以及它与宋代傅氏家族的关系,为《功甫帖》的早期递藏史提供了线日

  买家坚信作品为线日下午,苏富比针对质疑,发表了《苏富比对有关苏轼〈功甫帖〉质疑的回应》, 以纽约苏富比中国古代书画部署名,坚持认为拍卖本《功甫帖》为苏轼真迹的墨迹本,流传有绪,历经清初安岐《墨缘汇观》等历代专著著录包括近现代鉴定大家张葱玉、徐邦达先生鉴定并肯定。针对苏富比给出的回应,刘益谦表示“从我个人而言坚信这件东西是线日

  元旦当天,上博钟银兰、凌利中、单国霖三位研究员的两篇研究文章在《中国文物报·收藏鉴赏周刊》上正式刊出,其中,钟银兰、凌利中在《“从法帖中双钩”——析〈刘锡敕〉〈功甫帖〉墨迹钩摹的性质》中指出,对《刘锡敕》伪本的研究,有助于对《功甫帖》的鉴别,“这两件百余年前就在一起、民国时又同为许汉卿旧藏的墨迹,其钩摹性质竟如出一辙。”而单国霖的文章则从翁方纲书法、印章的真伪鉴别等角度出发。

  当日,刘益谦便对此作出回应,向媒体发来名为“回归学术,回归理性”的声明。文中表示《中国文物报》的“研究成果”虽然是以个人的名义发表的,但都符合正常学术论文的规范,同时指出两篇文章提出了“清初以前的仿本”与“清末拓本”两种不同观点,“可见上博书画研究部内部对此也存在不同的学术主张”。

  刘益谦呼吁“让原本应该以学术方法辨析的疑义回归学术,让原本应该以理性方式解决的问题回归理性”,与此同时,也表示“这并不意味着那些打着学术旗号的动机不纯的行为可以被原谅,否则会给我们的文化生态造成更大的伤害”。并坦言,接下来他将做的就是等待苏富比方面的学术论证,并结合其他相关专家的学术观点,得出综合的评判。

  当天,刘益谦再次向媒体发表题为《我的困扰与求教》的邮件,写道,“从竞拍成功到成功回归,其间有两三个月的时间,你们对《功甫帖》的鉴定结论又是如此简单且毋庸置疑,或许作为一个民间收藏家,上博这样一个学术权威机构对我没有预先提醒和事后帮助的义务,但是你们在挑起争议之后又不肯拿出详尽的学术报告,对关注此事的广大民众和同样从事文博事业的专家学者而言,是不是过于草率了?”

  刘益谦强调,自己的鉴定团队中既有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学者教授,也有曾经从事过文博行业的老一辈专家顾问,还有在艺术市场上拼搏多年的鉴赏好手。他和他的团队向上博就双钩填墨、翁方纲的题跋等发问,并“对此都表现出强烈的求知欲,期待上博学术团队传道授业解惑。”

  刘益谦还提到,他创办的龙美术馆在这次事件中也受到了“无端的牵连”,并“请教”上博如何让龙美术馆顺利度过信誉危机。

  在这份长达千余字的声明中,刘益谦首先感谢上海博物馆书画部学术团队对他收藏行为的关注:“他们以官方的名义对《功甫帖》的真伪发出强大的集体声音,这不仅可以使我个人避免可能的损失,而且对整个艺术市场而言也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这意味着以上海博物馆为代表的官方权威机构将为艺术品市场保驾护航、指引方向。”

  其次,刘益谦在声明中说“我严格地执行了把收藏行为和美术馆分开的原则。”“为此美术馆还组织了专家顾问团队,专门负责作品的挑选和展览的学术把控,单国霖先生就是学术顾问团的成员之一。”

  最后,刘益谦表示:“关于《功甫帖》真伪的问题,还有待苏富比方面组织的专家论证,并综合各方面的研究意见得出结论。在结论得出之前,作为买家我个人愿意保持中立。但是上海博物馆的学术团队对《功甫帖》的研究方式确实也让我大开眼界,仅凭与拓本的比较就得出毋庸置疑的结论,并且连翁方纲的题跋也认为是伪作。”“我期盼上海博物馆的学术文章尽快面世,以解困惑,相信这也是相关专家和广大民众翘首以盼的。”

  《新民晚报》新闻称上博研究员指《功甫帖》为“伪本”次日,作品拍卖方苏富比拍卖行在其官方微博上发表声明:

  “我方至今没有接到近日媒体上所提到声称此件作品为伪作的所谓报告。我方对作品的真伪性一向万分认真,并将仔细研究这份所谓报告并针对其提出的问题作出任何所需的回应。苏富比一贯恪守艺术拍卖业界的最高德行标准,并保留我方对此事件的所有法律权利。”

  当日,《新民晚报》发表了一条在业内引起哗然的新闻,称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钟银兰、单国霖、凌利中三位研究员经过鉴定与考证,认为这件《功甫帖》是“双钩廓填”的伪本。“双钩廓填”又称“双钩填墨”,在唐宋时主要用来保护原迹,临摹学习,此法易于传潘流行、到了刻帖成风的晚清,成了坊间作伪、制造书法赝品、欺世牟利的主要手段之一。

  当晚,刘益谦接受“新浪收藏”采访时表示,在竞拍该作品之前曾请书画专家做过鉴定,并无真伪之疑。此外,他已为此事联系了拍卖行苏富比,苏富比将成立特别小组,邀请全球博物馆的专家对《功甫帖》的真伪问题进行研究讨论。“如果真是伪作,我可以与苏富比交涉甚至退货。”

  在当日纽约苏富比举办的“中国传统书画精品”拍卖会上,宋代大诗人苏轼的书法《功甫帖》成为该场拍卖会的最大亮点。《功甫帖》分两行书有9字“苏轼谨奉别功甫奉议”,为苏轼奉别友人郭功甫时所写的手札。《功甫帖》最终以720万美金(约合人民币4400万元)落槌,买家为中国著名收藏家刘益谦。

  刘益谦随即表示,此举是为其创建的上海龙美术馆浦西馆开馆展增添又一件重量级展品。

  指认该苏轼《功甫帖》墨迹本(下称“墨迹本”)是“双钩廓填”的伪本,钩摹自清代《安素轩石刻》;指认墨迹本上除许汉卿藏印外,其余鉴藏印皆为清中期以后伪印,理由是所有鉴藏印印色相同。

  指认墨迹本是从拓本翻刻而来,证据是墨迹本上“世家”半印作为骑缝章与芯纸边缘却尚有距离。

  单国霖论文质疑墨迹本上另纸同裱部分翁方纲题跋及题诗的真实性,理由是翁氏书法结构不稳,“翁方纲”、“宝苏室”二印有疑问,且题跋与翁氏《复初斋文集》所载跋文内容有出入。

  墨迹本右侧第一方及左侧第一方半印印色略浅,与其他七方印色不同。通过对《功甫帖》上“安仪周家珍藏”诸印与上博编文物出版社出版的《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上所记载的印鉴对比,认为墨迹本应该不存在上博研究员所说除许汉卿印之外,全部鉴藏印是伪印的指认。

  墨迹本上“世家”半印右侧与作品边沿的距离,苏富比方面称这明显是作品覆褙纸出座与作品本笺形成的距离,这是书画装裱尤其是古书画装裱中经常会出现的现象,不存在任何问题。

  而墨迹本上翁氏题跋与题诗与《复初斋文集》中记载个别有出入的问题,可以认为《复初斋文集》很有可能是根据翁氏家存的底稿编辑的。

  墨迹本上另纸同裱的翁方纲“油笺双钩”本《功甫帖》虽较好地再现了苏轼书法的外形,但无法表现自然书写时笔锋的转折、墨色的变化等,能清楚看出双钩与书写的区别。

  此前,上海知名藏家颜明在其个人微博上爆料,去年8月时,刘益谦曾询问过他对待拍品《功甫帖》的态度。当时,颜明认为目鉴并不过关,在征得刘益谦同意后求教了上博和故宫的专家意见,得到的回复趋同。颜明将看假的意见转告刘,并劝刘去联系博物馆专家,但刘“选择性‘耳聋’”。

  颜明称,刘益谦购入有争议的藏品后讳疾忌医,把争论变成了“真论”,这样的举动有违常规。他还披露出有一段外人并不知情的人物关系,就是现任苏富比拍卖行书画部负责人张荣德曾经和刘益谦合资创办了上海道明拍卖行。

  徐邦达的弟子、著名书画鉴赏家萧平在发布会上表示,此次是他第一次见到《功甫帖》真迹。萧平认为实物只要仔细看,不需要高倍放大就能够看到运笔的先后,从而可以判断《功甫帖》是书写,而不是双钩廓填的。他指出宋代的纸张不像现代的宣纸有强大的吸墨能力,而苏东坡的书写,墨比较浓,下笔比较慢。

  对于龙美术馆方面给出的《功甫帖》鉴定结果,萧平表示赞成。他表示通过研讨会的方式来做学术讨论非常好,并建议文物机构也可采纳。萧平认为在没见过实物的情况下妄下结论,结果往往是不科学的。

  对于《功甫帖》的真伪,著名收藏家马未都表示:“作品我无权说话,我是外行。”谈到真假论争,他认为即使在事后不久上海博物馆就出面澄清这次论争与他们无关,只是三名研究员的个人行为,但是公众没有人将他们三人看成独立个体,关注的还是他们所代表的上海博物馆的权威。马未都建议这些质疑者应该先在学术专刊上发表论文,然后再由媒体报道,现在顺序颠倒,造成了负面影响。

广州秒速飞艇有限公司

联系方式:020-22665127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红海大厦2215

Copyright © 2002-2017 秒速飞艇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65982317号 技术支持:秒速飞艇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